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南航新疆机务:“话痨”拓拓

http://www.cnair.com 2014-05-19 11:49:54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中国航空旅游网讯www.cnair.com 通讯员 苏耀杰 单位 新疆飞机维修基地)“拓拓”——李开拓,南航新疆分公司维修基地的一名普通机务工作者,已过而立之年,有着8年的航线维护工作经验,却还是一副大男孩儿的模样,倒也符合同事们对他可爱的称呼。
可爱的胖子
        不知道拓拓是何许人的时候就曾在一幅获奖的的摄影作品里见过他:头戴耳机和一顶阿迪针织帽,厚厚的皮衣毛领托起一张在风雪中冻得通红的脸,微聚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斜上方。从照片中可以很明显得看出——他是个胖子。
        一位拓拓的大学同窗还跟我分享了一件他跟拓拓的故事:同住一间宿舍时,拓拓和他商定一起跑步减肥,可最后,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他瘦了8公斤,拓拓却胖了10公斤,因为拓拓没跑过一次,还吃得贼多。我不由笑出声来,好一个吃货!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被安排跟拓拓的一个夜班,拓拓知道后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车间,看得出他是赶着时间来的,走路很急,额头上也有一层细密的汗珠,。见到我这个陌生人,拓拓一点都不拘谨,反而有些兴奋,互相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之后,拓拓问:“我们车间这么多人,为什么会找到我?真是没想到啊!”“因为拓拓哥你人好啊!”我半开玩笑地说。拓拓憨厚地笑了笑,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带我去机坪讲述他的工作,没有看出我听得一头雾水。
忙碌的工作
        零点三十分,拓拓的工作正式开始。一架B737落地,他要对飞机进行航后检查,一起的还有一对师徒,但那个师傅的工龄还没有拓拓长。工作中,师傅不停地指挥徒弟干这个干那个,拓拓笑着对我说:“看看,这就是车间森严的‘等级’。”话音未落,那个师傅就说:“拓拓,把这两个工具箱放到飞机货舱。”拓拓急忙转身,提起工具箱就走开了,完全没有一个工作了8年的老师傅的“气质”。
        拓拓对飞机的检查一丝不苟,每个细节都对我这个外行进行详细的讲解,而且语速很快,我听都听累了,但他始终都兴致勃勃。或许是因为胖,或许是因为检查强度大,拓拓一直都是边擦汗边工作。
        凌晨两点,接到技术部门的通知,要对飞机发动机进行孔探,拓拓的值班领导鲁主任赶了过来,和拓拓一起给飞机发动机进行降温。走上飞机,拓拓指着舱门依旧饶有兴致地对我说:“一定要解除舱门的预位,否则……”话音未落,一旁的鲁主任就把他打断了:“你不用给人家讲这些,人家不学这个。”拓拓尴尬地笑了笑,就走进了飞机驾驶舱。有了领导的提醒,拓拓的话少了,但还是逮住机会就会向我介绍驾驶舱内密密麻麻的按钮的功能,不理会我到底能不能记得住。
纯粹的机务
        从拓拓和鲁主任的谈话中我知道拓拓患有关节炎,会不时地发作,但他在说到自己病痛的时候始终都是笑着的,一旁的我却暗暗替他担心,他才32岁啊,不知他怎会有这样的乐观,即使他现在都已经开始走起了“企鹅步”。机务人的坚强让我肃然起敬。
        航后检查工作告一段落,我问拓拓:“工作这么辛苦,作息没有规律,跟嫂子聚少离多,你就没有抱怨过吗?”
        “干哪一行都不容易,我虽然少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但老婆很贤惠,对我的工作很支持。而且我还有一帮兄弟般的同事,95%的时间都是快乐的,干机务也让我很有成就感。”拓拓如是说。
        “今后有什么打算?”我接着问道。
        “我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希望自己能够干好本职工作,尽快取得发动机试车和飞机放行的资质,为老师傅多争取一些休息的时间,他们实在是太累了!”拓拓说这些的时候目光坚定而且真诚。
        凌晨的三点半,跟班结束,我已经困得头晕眼花,拓拓却越干越有劲儿。听拓拓同事们说,拓拓今天晚上话更多了。我想:如果不是出于对工作的热爱,谁会愿意在一个刚见面的人面前不厌其烦地讲述他的工作?
        离开时,阵雨洗过的天空挂着一轮明亮的圆月,飞机安静的停靠在廊桥边,一切都那么美好,希望“话痨”拓拓好人一生平安!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