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对话春运】:92岁高龄台湾物理学家Hsu Yuin-Chi之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http://www.cnair.com 2014-02-13 19:41:23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引言:
 
     这是一段跨越6个年头的故事,这是一位年近92岁高龄的台湾物理学家与深航的故事,这是深航“茉莉花香”优质服务示范组的卓越服务案例中又一个让人记忆深刻且极具传播价值的感人故事,借助春运,让我为您讲述我与旅客背后的故事,一个发生在春运时段因为两岸直航带来的长达6年的真情守候。


    请允许我向您介绍我的贵宾台湾最杰出的物理学家MR Hsu Yuin Chi(许云基先生),1924年出生,台中州大甲郡外埔庄人。 昭和12年、民国26年入学,昭和17年毕业,京都帝国大学电机科、国立台湾大学电机系,台湾大学物理系名誉教授,台湾首次原子核击破实验研发者, 台大首次发展碳十四年代定年技术,协助地质系、人类系研究,测量含碳古物的形成年代,在物理学研究上有着杰出的地位,台湾业者称其为物理巨人。
 
一、物理巨人许云基教授的光辉成就
 
     故事要从日据时代说起,当时任台北帝国大学(今台湾大学)的化学系客座教授太田赖常先生进行原子核击破的实验,需要一位熟谙电路及电气而且具操作高压电和强电流能力的助手。他透过化学系的助教寻找一位杰出的电机系毕业生。这助教刚好认识1947年夏天甫毕业的电机系学生许云基,因此他便将许云基推荐给太田教授。太田教授要他毕业后第二天来报到,开始工作。但是他不能理解到底有什么事情可紧张的,所以便把教授的吩咐当耳边风,先回台中老家玩一趟,轻松一下再说;到了九月底才回台北。因此他在1947年10月才加入台大物理学系原子核击破实验小组,后来他也因此受了狠狠的一番责备。
 
     原子核击破在当时是属尖端科技,是探讨未知世界的一条新路径。对年轻的许云基来说,处处充满刺激紧张和兴奋,内心也充满著好奇和憧景,慢慢地爱上了物理实验。但是,年轻的许助教刚加入原子核击破实验小组,也同时就发觉这项工作不是想像中的轻松好玩,而且实验进度每一步都很紧凑在推动着。他发觉每一件实验必需品都在很困难的情况下自己手工制造。新成立的物理系,实验经费短绌,仅足够买些电线电表罢了!
 
     许云基助教不久就觉得只靠电机工程的学识是不够的,于是一面作实验,一面努力看书读文献论文来充实自己的物理知识,尤其是近代物理。他体会到实验物理需要很多各色各样的技巧,譬如抽真空等,看来简单,做起来却有很多技术上的困难。这些实验知识也不是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就能学到的,也不可能问别人或看书就能全部学到。这些五花八门的实验技巧是要靠自己动手,而且要有耐性去观察、想办法解决问题。总之,它是经年累月一点一滴累积下来的宝贵学术资产。
 
     物理系实验室中矗立著二十多万伏特的高压电源,抽真空的马达整日吵闹著。好不容易完成的大玻璃管要是强度,如果不够,「碰」一声巨响爆破了,马上收拾,重头再来。于是无日无夜地赶紧工作以保持进度,好多晚上太田教授和许云基就睡在实验室内,醒过来继续工作,熬夜实验的艰苦外界实在难以想像。
 
    日夜努力,排除万难,在1948年五月十三日当天,太田教授以及许云基先生所领导的实验团队,终于探测到锂原子核的分裂。这代表锂原子核被高速运动的质子击破了,这一次成功的原子实验使整个物理系师生欣喜若狂。当时连全中国第一流大学北大、清华都没做过如此尖端的原子核实验,这也象征着台湾的物理研究水准迎头赶上了西方先进国家。
 
    隔年,约定留用两年的时间到了,太田教授返日到神户大学任教,实验室就交由许云基主持。许云基先生继续致力于原子核方面的实验,一路从助教升为教授,进而荣任台大物理系系主任,他积年累月地学得探测各种放射线,许云基教授并在1960年代致力于研究碳-14的定年技术,同时他一直负责主持近代的物理实验。碳-14是天然具有放射性的同位素,它的原子质量是14,半衰期是5700年。可利用碳-14来测定含碳的古物(植物、化石、动物骨骼等等)的年代。这种测定极微量放射线需要高度的精密科技来减少测量误差。在当时台湾是没有第二个人愿意去做的。许云基教授完成这个实验,可以算是达到世界水准。他完成当年技术实验后,除了把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外,也在台大、清大做过学术报告。他相当自信可以与这方面世界一流的专家讨论也不会逊色。
 

二、让时间倒退到“茉莉花香”初次偶遇许教授时
 
     2009年12月20日“茉莉花香”优质服务示范组在无锡澳门航班上举行“澳门回归十周年”特色活动,恰巧偶遇许教授从台湾转机澳门回无锡,当时身体还很健康的许教授独自乘机前往澳门转机台湾,许教授当时很感慨,澳门回归祖国十周年了,对于两岸直航所带来的一系列感慨也由衷的感叹,虽然我们无法深刻理解一位年近花甲的又有杰出成就却又如此慈祥和蔼的老者,内心深处又是一番何种情境,许教授在横幅上写下祝福祖国统一强大的美好心愿。
 
     由于种种原因,当班乘务长王加云阴错阳差将许教授留下的邮件地址中的字母“i”写成了数字1,导致当班活动照片未能第一时间传至许教授的电邮信箱,而正是这次阴错阳差,让许教授与“茉莉花香”的故事正是开启了一段温馨的前奏。
 
      许教授退休后成为台大名誉教授,一直生活在无锡,在无锡生活近20年的时间,对于安享晚年生活在山水秀美的无锡,有着独特的情节,无锡作为台商的密集投资区域,与台湾有着很好的交流,这也让许教授的家人看准了前往无锡投资兴业的时机,全家搬至无锡生活工作,而台湾浓重的传统家庭生活观念,几世同堂在无锡,也让我们有了更多机会在航班上与许教授一次次的际遇。
 
三、“茉莉花香”乘务长王加云二次偶遇许教授已时隔四年
 
      2013年11月20日,“茉莉花香”乘务长王加云执行台北——无锡航班,她第一眼就认出了许教授,但四年时光已过,许教授已无法自行行走,四年前红润的脸庞,能够自行搭乘飞机前往台北,现如今已是坐着轮椅上机,虽然如此,但许教授耳聪目明,一提起四年前的澳门航班,他依然能够第一时间的叫出王加云的名字,还追问为什么没收到照片的电邮,而正是这次再度重逢,让许教授有了更多的美好回忆,透过影像看到自己与深航的故事,透过深航的航班活动,抒写了一曲对祖国统一的美好祝福。
 
     乘务长王加云回到家中,将许教授的照片洗印好,邮寄到许教授的侄子处,这也让许教授每三个月一次的台湾体检之旅,必定首选深航航班成了他的最爱,他虽年迈,但深航“茉莉花香”优质服务示范组的全体乘务长都会因为一个特殊案例,一个特别的旅客群内共享,所以许教授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每次上深航的飞机,自己不认识的乘务长和乘务员都能清楚知道自己的故事,这也让他很纳闷,还说自己不是什么贵宾不是什么金卡,怎么你们都这么热情?
 
     这,就是“茉莉花香”全体乘务长能够充分利用好身边的软件利器——微信群,分享航班中经常遇见的需要特别照顾的旅客信息。
 
四、春运时分,我的首次触电许教授
 
     虽然是名男乘务长,但在服务领域,我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我喜欢走不寻常路,更喜欢研究与探索服务背后的故事,这也让我有机会了解了这段横跨两岸时长六年的故事,我很感动,因为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个可以看见世间繁华与人世冷暖的职业,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航班上度过了几个除夕,已经不记得多少个年头没有跟家人团聚,但这都已经阻挡不了我对客人的爱,凡是将真爱释放在客舱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客人一定可以真情的感受到你的爱。
 
      透过IPAD查阅到了许教授的轮椅信息,虽然IPAD显示的英文台湾姓氏,但这就是我们“茉莉花香”的独到之处,因为常年飞日本、台湾、澳门,所以我们会整理出一份姓氏对照表,只要打开对照表便能知道大陆人所不知道或者是摸不准的姓氏,而许教授也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名单,我早早的就在他入座的2D座位两个扶手边多放了2个枕头,搀扶着手拄龙头拐杖的许教授入座,消瘦的许教授入座后多了2个枕头的包围,甚是柔软,也让他笑嘻嘻的像个孩童一般对我说:“王加云呢?”我说:“许老爷,您还惦记着王加云呢?我要吃醋了!今天可是我——周华乘务长为您服务啊!不过,今天王加云的老公在飞机上,我让他给您老请安!”说着说着大家笑翻了,瞬间这种感觉弥漫在头等舱,是啊,有一家公司的所有人都能记住你,太多的五星级酒店的服务著作里不都是这样的案例?成功的案例,就是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你,依然是我心中记得的摸样,并能第一时间送达您的喜好!
 
五、固定的用餐时间,为何我要多送一杯温水?
 
      许教授搭乘这个航班,都会在起飞后1个小时用餐,用餐时会为他送上热茶一杯,在其用餐完毕时,会第一时间送上一杯温水和一双筷子,虽然许教授没有跟我讲为什么,但我们眼光交替时,他笑嘻嘻的似乎对我说:“小周,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就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我说:“嘿嘿,许老爷,被你看穿了,我刚偷看到你吃饭的时候牙齿是人工的,给你拿来洗牙齿的。”许教授的侄儿已是年近70,我叫一声爷爷都不为过,他翘着大拇指说:“孩子,你真是贴心!”只见许教授麻利的退下上下颚的牙齿放进温水杯里,拿筷子洗涮一下又戴进口中,又冲我笑嘻嘻,真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六、机长让路,全体女乘务回避,只为一次长达15分钟的解手
 
      由于行动不便,必须由我与许教授的侄儿共同搀扶进洗手间,我让全体女乘回避,许教授82岁的高龄,又无法独立完成解手,可我很纳闷,为什么坐了那么久?其侄儿告知我许教授得了老年疝气,腹部绑有老年疝气带,需进行按摩才能顺利解手,这个过程时间漫长,而这按摩的事情,自然而然我主动承担了下来,期间机长出驾驶舱使用洗手间被两次挡回驾驶舱,而拉动疝气带按摩在持续,洗手间的门又不能关,我让其侄儿协助我按压门上的灯光电门,就这样,我们分工协作,15分钟后,完成了一次艰难的解手,这也让我想起了儿时照顾瘫痪在床的中风的爷爷,后期也是不能自理,也是像今天这样,虽然爷爷已经离开我十几年,我也是一个三十而立的男人了,回想起儿时,我才发现,岁月永远无法抹杀人性的记忆,人的内心总有一种借物堵思的错觉,似乎时光错过了我能够好好孝顺爷爷的光阴,而这刻,我的眼睛是湿润的,但我却要对许教授抱以最美的微笑,因为,不知道多久以后,这种相逢会变得更加珍贵。
 
七、全体旅客下机,相机记录我们的相逢
  
     下机时,我对许教授说,这次,我们要拍一个全家福,这次,我一定安排好,第一时间让相片送达您的身边。许教授很高兴。82岁,我不知道82岁对于年轻的我来说意味着多少的人生路,我更不知道82岁的背后有多少喜怒哀乐,漫漫人生路,我只想作为一个对自己要求更高,视旅客为自己最爱的客舱服务工作者,能够用尽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因为我的服务而留下美好的记忆,不留下任何的遗憾,而这张春运期间珍贵的偶遇全家福,我希望能够再多偶遇几次,乃至十几次,我希望许教授能够长命百岁,能够健健康康,能够让我们每年都带着他回台湾检查身体,我希望我的愿望能够实现,只因为我们真心把旅客视为亲人般的爱戴,这种感情在延续了6年之久后,我也相信,会有更多的6年,一定要有更多的6年去守候这份来自两岸,来自“茉莉花香”优质服务示范组背后的故事,去展现给更多关注我们,关爱我们的人们,衷心期望:许教授,请爱惜身体,让我们陪您度过每一个航程,长命百岁,健康永久!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再次感谢财团法人台北市国立台中一中校友会教基金会、国立台湾大学校友会、乘务长王加云对于本次文字采编工作的支持。深航无锡客舱服务部:周华)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