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南航新疆机务:记忆里的端午节

http://www.cnair.com 2014-05-30 17:32:10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中国航空旅游网讯www.cnair.com 通讯员 张洁 单位 新疆飞机维修基地)那些年,每年的端午还没来的时候,家里就开始有了要过端午的气氛,买糯米,买各色豆子,买蜜枣,蜜枣亮晶晶的特别诱人,对于没有什么零食可吃的我而言,这可是赤裸裸的诱惑啊!我总会装着不经意的在母亲身边转来转去,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赛一颗在嘴里。而我更期待的是什么时候能跟着父亲母亲拔芦苇叶。
    我家在农村,那时候马路还不是水泥的,路两旁都是高高大大的树伸展着“臂膀”给马路搭起天然的屏障。离我家七八公里的一个村子有一条土路,路旁全是沙枣树,这个季节正是沙枣花飘香的季节,而去拔芦苇叶的地方必然要经过这条土路,从这里穿出去后,连身上的衣服也都仿佛在枣花香里浸泡过,透着比现在的香水还要好闻清新的味道。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让父亲给我折几支开的最好的枣花枝子,把它们插在自行车的车把上,一路闻着花香,回到家还要赶紧的找个废旧瓶子把花插在里面,好多天满屋子都弥漫着淡淡的沙枣花味道。
    芦苇荡好大一片的延伸到一条不知什么时候形成的水沟边,有风吹过的时候,可以听到“沙沙沙”的叶子摩擦声,有不知名的头上有弯弯的羽翅样的鸟儿因为我们的到来一下子惊飞起来,留下一道弧线形的影子。要想摘到最好最大的芦苇叶就要往芦苇荡深处走,我没有那种高高腰子的雨鞋,只能眼巴巴的在路边等着,而父亲会穿着高筒雨鞋进到芦苇荡里去摘最新鲜的芦苇叶。这时候的我虽然有遗憾,可更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几乎每次父亲都会给我一点儿小惊喜,有时候是一窝鸟蛋,有时候是几根毛蜡杆,最惊喜的是有一次父亲居然无意中捡到了一只小野鸭,激动的我差点一脚踩空掉到芦苇荡里。
    苇叶采摘好后父亲就会把它们用草绳捆扎好放在车座后面绑紧,而我也会紧紧的抱着我的“战利品”——或者几根毛蜡杆,或者几个鸟蛋,一路闻着花香唱着歌儿就打道回府了。到家后母亲会赶紧用一个大木盆盛满水,洗净这些苇叶然后泡在水里。这时候的我忙的是摆弄我的“收获”,还顾不上别的。真正会让我转移注意力的是母亲河姐姐们一起包粽子的时候,因为家里有两个姐姐的缘故,那时候的我还不用急着去学这个,我的存在就是给他们打个下手或者帮点倒忙什么的。但是那时候的我单纯又快乐,即使被母亲假意的斥责两句也毫不在意,依旧在她们几个中间串来串去。
    苇叶在姐姐和妈妈的手里服服帖帖的,一会儿就变成立一个像模像样的三角粽子。当锅里咕嘟咕嘟地冒出粽子的香气,我的肚子也配合的“咕咕…咕咕“叫起来。热乎乎的粽子出锅后剪断线,把一层层粽叶剥开,露出里面亮晶晶的米和蜜枣,为了更有口感,还会在上面撒一把绵绵的白砂糖,甜甜糯糯的特别好吃。因为那时候家里还没有冰箱,母亲会将剩下的粽子放在一个铁盆里,然后再放在刚从井里打上来的冰冰凉的水缸里,第二天早上吃到嘴里的粽子又是另一个味道了,但依旧很好吃。
    彼时,就像一幕黑白默剧,常常在我的脑海里回放,放着放着眼泪就会流下来,芦苇荡早已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随着新农村的建设夷为平地,可是那一溜的沙枣树还在,偶尔到了这个季节,我还会过去走走这条难得留下来的小路,闻闻儿时的味道!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