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图开沙漠萍水相逢的维族兄弟,你还好吗?

http://www.cnair.com 2013-07-17 00:45:23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中国航空旅游网讯  通讯员:安海华)在我们每个人的成长历程中,可能或多或少地都保存着几张对自已有着非凡意义的照片。每每翻开这些照片,尘封的记忆之门便会打开,抑或是温暖的亲情、是浓浓的思念、是辛酸的追忆……种种思绪便如潮水般在脑海中涌现。

  在我的QQ空间日志电子相册中就保存着这样几张照片,这是一个维吾尔族一家三代四口人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与我非亲非故,我不曾和他们有过多的交流,甚至不知道他们姓名,但是五年来,他们一家人的形象却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每当看到这几张照片,悠长的记忆便像水墨画般蔓延开来,温暖和感动便会充斥整个心胸,自己仿佛又回到2008年秋天那个难忘的夜晚。

  2008年10月3日,因有事要去霍城县64团,正逢秋高气爽的季节,爱好旅行的我,便决定骑摩托车前往。早就听闻离霍城县不远的图开沙漠,集大漠风光和天山秀色为一体,神奇浩瀚。暗想正好这次办完事后去趟沙漠,一睹其美丽、神奇的风采。

  心动不如行动,在向领导告假,得到批准后,匆匆给摩托车加满油,我的自驾游之旅便开始了。目的地距离监狱有近300公里,当日赶到时,天色已晚,当夜便入住当地一家旅馆。第二天一早办完事后,便向图开沙漠进发了。到达时已近下午了,感觉沙漠不仅没有传闻中那样热闹,反而显得冷冷清清,几乎没什么游人。后经询问景点工作人员才得知前天刚刮了一场大风,沙漠景点中部分的道路被沙掩埋,设施也有不同程度损毁,目前正在清理道路,维修设施,因此游人较少。在我准备进去时,值班的一名维吾尔族小伙告诉我门票是68元,我对他说:“10元钱行不行?我只里面拍几张照片,一会就出来。”没想到他点头同意了!当我准备进去时,维吾尔族小伙操着不太熟练的汉语告诉我:“里面的路还没清理完,你远的地方不要去,早点转回来,不然会迷路的。” 我满口答应,停好车后,便匆匆进入了沙漠景区。

  图开沙漠的沙呈现淡淡的浅灰色,象被清洗过似的,是那样的干净、天然、纯粹,几乎没有一丝灰尘和杂质,如此纯净的沙是我以前所见过的沙漠不曾有的。近观沙丘形态各异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遥望无边大漠接天、雪山林海延绵……沙漠特有的浩瀚、雄浑的神奇风光令我惊叹不已。沙漠中那些不知名的野花开的那样茂盛、恣意、热烈,这些沙漠植物顽强的生命力,带给我一种深深的震撼和莫名的感动。沙漠里的蜥蜴竟是一点也不怕人,似乎对我的到来感到惊奇,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令我流连忘返。我贪婪地按动着快门,想把这一切都留在相机里。不知不觉中忽然感觉镜头中的光线暗了,看表才发现自己进沙漠已经近三个小时了,也不知走出了多远,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就我一个人,心中不觉有一丝慌乱。环顾四周,做个深呼吸,强作镇定,稳定一下情绪,仔细找寻来时的足迹,边摸索边往回走,经过约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了来时的入口,如同在黑夜中迷失方向的小船,终于看到了航行的灯塔,那种如释重负、悲喜交加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当筋疲力尽的我终于返回景区入口时,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逐渐在天际消失了。那位维族小伙正焦急地四下张望着,见到我时,他大声说到:“你可回来了,你把我们吓坏了。”

  坐在景区值班室里,心有余悸的我当得知此地没有可投宿之处的消息时,心中失望无助的情绪开始蔓延。无奈中与唯一还算“熟人”的维族小伙商量,“朋友,让我在你值班室里坐一晚上,行吗?”他和另一位的维族同胞用维语似乎在商量着什么,然后对我说:“那怎么行?你跟我走!”没等我明白过来,他便拿起了我的背包,我忙跟着出来,问:“你带我去哪里?”“我家房子不远,你住我家去吧!”我紧跟着他向前走着,不久似乎到了一处居民点,在苍茫的暮色中,从房屋的构建特色,我明显感觉到这是一处维吾尔族的居民区,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与不安,脚步也不由放慢了。前面带路的维族小伙以为我累了,忙说:“你累坏了吧?好了,到了。”说着就来到一家小院门口,小伙子打开大门,用维语朝院内大声喊着什么,话音刚落,院子里路灯亮了,从屋内出来三个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妇女,还有一个带着腼腆笑容的少年。维族同胞向我介绍:“我的妈妈、媳妇、儿子。”对面三个人都向着我微笑着,面对这平静祥和的一家人,我心中的恐惧不安顿时烟消云散,我甚至为自己刚才的疑虑而感到羞愧。除了男主人外,家中其他人都不会说汉语,我们只能用微笑和手势来进行沟通。腼腆少年小跑着递过水壶,让我洗去一脸风尘。男主从让妻子带我到客房,在板床上铺上铺盖,对我说:“你先休息一会,马上就吃饭。”“不用了,我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我婉言推辞。“朋友,不用担心,在我家吃饭、睡觉都不要你的钱。”男主人见我有顾虑,怕我担心付账,便向我解释。“住宿就应该给钱,我有钱。”我忙回答。“朋友,来到我家的人,就是我的朋友,你再提钱,我会生气的。”男主人沉着脸,似乎生气了,我只好做罢。说话间,女主人已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饭,外加一个大馕。饥肠辘辘的我也不再客气,风扫残云般将“战场”打扫干净。老奶奶、年轻妇人和小巴朗,都望着我开心地笑着,我也对他们憨笑着。虽然我们没有言语沟通,但是此时此刻,言语已是多余,笑容早已消除了彼此间的陌生,我们仿佛已成了熟悉的朋友。或许是劳累过度、或许是心无杂念,这一夜,在这陌生的异乡,我睡的格外香甜、踏实。

  第二天早上男主人的敲门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勤劳的女主人也早已将香甜的奶茶和馕备好。在这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与萍水相逢的维族同胞一家四口,围坐在他家小炕桌旁共进早餐。至今回想起来仍觉得那一切宛如一场梦,是那样的遥远而又温馨。

  早饭后,我提出想给一家人照相,男主人将我的意思转达后,大家都开心不已,尤其是小巴朗,已没有先前初见时的腼腆,欣喜地跑到我身边,我给他翻看我昨天照的照片,数码相机让这小家伙感到新奇不已。主动要我给他拍照,每照一张都要跑过来看一下影像效果。男主人告诉我,因为离县城较远,去一趟不容易,全家人好久没有照相了,妈妈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一生也没进过几回照相馆。面对这沙漠边缘纯朴善良的一家人,一种酸涩的感觉在心中升起,暗想,等会我就去县城,给他们把照片洗了,再送回来,也不枉我来过一回。

  在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里、在郁郁葱葱的葡萄架下,全家人在我的指挥下,开心地笑着。随着相机快门的不断按下,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笑容都留在了我的相机中。在这深秋梦幻般金色的阳光下,我的心情也和他们一家人一样兴奋、轻松、愉快。

  拍照完成后,告别一家人,我匆匆赶到霍城县去冲洗相片,一小时后到达县城照相馆,但没想到一星期后才能取照片,无奈只好付了洗相片的钱,要了发票,又返回了维族朋友家。见我返回一家人以为我忘了什么东西,我说明了原因,并将取照片的发票给了男主人。他紧紧握着我的手,“热合买提,热合买提”说个不停。男主人和小巴朗坚持将我送到路口,“朋友,以后路过就来。我的家你认识了嘛!”男主人说着与我拥抱告别。已发动车的我,不经意间回首,望见父子二人不停挥动的手臂,望着他们质朴、纯净的笑容,蓦然间竟有一种亲人远行时告别的感觉,霎时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不由鼻子发酸,下车再次紧紧地抱别小巴朗,不敢再回头,我匆匆挥手,踏上回家的旅程。

  作为一名孤独的行者,我一直以为自己意志够坚强,内心够强大,但不曾想到在这偏远的图开沙漠边缘,在这萍水相逢的一家人面前自己的防备在瞬间崩塌。我深信纯朴的民风总是保存在那些容易被人所忽视的地方。图开沙漠边热情善良的维族同胞,他们的平凡善举使我孤独的旅途倍觉温暖和感动。在这个充满怀疑、功利色彩的浮躁社会里,他们没有任何利益色彩的善良之举,每每回想起来都令我汗颜、唏嘘不已。也许我们今生无缘再见,但是我不会将他们视为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相信他们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温暖的感动和回忆,更重要的是他们将真诚、向善的正能量传递给了我,使我在今后的生活中能以正向的眼光看待社会,并将尽已所能,关爱、帮助他人,将这份爱心继续传递。

  五年过去了,不知道图开沙漠边那纯朴善良的一家人是否还记得那个秋天的夜晚萍水相逢的汉族小伙?他们是否取回了那些相片?那慈祥的老奶奶是否健在?那个可爱的小巴郎也早已上学了吧?时光荏苒,唯一不变的是对他们的深深的思念和祝福,愿他们全家人一切安好!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