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藏地秘境的遗世寺庙——郎木寺

http://www.cnair.com 2020-12-02 13:51:39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陈鲁宁文/ 图

  告别玛曲的黄河第一湾,我们就赶路奔向郎木寺。前一天刚下过一场豪雨,加上山路崎岖泥泞,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竟耗费了我们大半天,最终,总算跌跌撞撞于入夜后赶到了落宿地——郎木寺镇。

  郎木寺镇,当地人说,先有寺,后建镇。最早,是外国旅游者把它介绍给世界的,并赞美郎木寺是一个“有着瑞士风光的东方小镇”。于是,“瑞士小镇”就成了今天纷沓而来的国内游客的口头禅,不管这些人去过还是没去过瑞士。

  郎木寺山门

  郎木寺,真实的名字叫达仓郎木。郎木寺所在地区属于安多藏族聚居地。藏区的语言,大致分为卫藏、康巴、安多三大系。“安多藏族”是唐代“吐谷浑”、“党项”等羌系部落蕃化而成的。安多藏族这一分支会牵连出一连串历史上民族迁移、战乱纷争等变迁演化。人们始终无法窥解的神秘消失而逝的西夏王国、至今令人津津乐道的东方女儿国,以及嘉绒藏族留给世人的神奇传说,大多与安多藏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翌日清晨,一夜不停的沥沥山雨总算花了个句号。穿过一条石板路的尽头的郎木寺的山门,高高耸立的牌楼式山门,让人未进其门已经感受到其庄严和神圣。进门不远处的有座宝塔,明显因为年代久远而显得有点破旧,但是外表的镀金依然闪闪发光,彰显着它远古流传至今的魅力。旅人与不多的几个早起的外乡人,就这样踏上碎石铺就的盘旋山路,披着四处漂浮的白纱雾霭,一步步走入千年遗世的藏传佛教圣地。

  山麓两旁一夜细雨洗涤过的寺院,伸展出黛红或杏黄色的院墙,泛着金光的殿脊,穿透出苍绿色的参天古木构成的厚重绿屏。空气中,飘逸出阵阵煨桑炉燃出的松柏烟香。苍穹之下,圣境渲染出的神秘气息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召唤着朝拜圣寺的崇拜者,去回溯苍茫厚重的历史大书记载下的传奇......。

  早在远古,川、甘、青之高原藏域,最受民众尊崇的不是诸天众佛,而是传说中的老祖母郎(藏语:虎)木(藏语:女性)。至今,后山大峡谷的仙女洞和老虎洞中,仍完好无缺的保留着一神奇的钟乳石,酷似亭亭屹立的玉女,和一座猛虎的雕像。狭窄洞穴外地下涌出的潺潺细泉,汇集着上苍赋予的每一滴雨水,终竟成为千里之外嘉陵江的主源之一,在这被叫做白龙溪。

  这一条不到两三米的宽度的白龙溪,穿过高山狭谷,淌着淌着,一路穿镇而过后,就变成了白龙江。尔后,又历经千年沧桑,开天辟地在甘、川交界的神秘土地上幻变出两个庞大的寺庙群。这里依山傍水而建的寺庙殿堂僧舍蔚然相接,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气势宏伟,金碧辉煌。

  虎穴仙女洞

  一座位于江北,叫安多达仓郎木赛赤寺,简称赛赤寺,隶属甘肃省碌曲县。

  另一座位于江南,叫安多达仓郎木格尔底寺,简称格尔底寺,隶属四川省若尔盖县。两座寺庙群,均属弘法后期兴盛而起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

  藏式寺庙建筑

  这两座寺庙的名字虽然比较长,但是前面都有“安多”、“达仓朗木”。安多,是这里世代居住的一支藏族的称谓。达仓郎木,则是寺庙所在地。在历史的演进中,古代吐蕃的疆域与人口曾经发生过很大的变化。而今,卫藏、康巴、安多、工布、加绒、白马部族等即为散布在藏、川、甘、青的几大藏族分支。除开地理区域不同,其语言、服饰、习俗等等也有许多的不同。各处的经幡、风马幡、玛尼杆上的祭祀图形和文字也差异不少。

  两大寺院一衣带水,隔江相望,使这块充满神秘色彩的地域笼罩着浓浓的宗教氛围。有趣的是,“郎木寺”作为汉语地名,最早出现在红军长征电文中。遂后再次出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西南部队的军用地图上,之后,“郎木寺”就作为地名,约定俗成的出现在中国行政区划地图中。

  庞大的郎木寺庙群,伫立散落于高原秘境三千五百米海拔高度处。旅人与众多崇拜者一样,是沿着峡谷侧旁,溯流而上。一路上,空气里始终弥漫着泥土和高山草甸散发出的清香气息。攀爬了许久,才来到周遭一圈白墙的格尔底寺。格尔底寺建在山坡上,紧依莲花山。来此朝圣的信教徒和藏族人抵达此地时,一定会双手合十,举过胸、额、头,然后平扑在地上。寺庙前的广场经络绎不绝的朝拜者天天如此的礼拜,以致使许多地方铺的石板都凹了下去。

  初秋时节,清晨的霞光一会儿就渐褪远离。山风呼啸,依旧料峭,淡淡的阳光映射下,格尔底寺瓦顶,浮出一片银色的光晕,飘忽不定,奇幻无比。

  这座寺庙群,一四一三年由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七大亲传弟子之一(被誉嘉绒四学者)茸青更登降参在原有残缺古寺庙之地上修建,以琉璃瓦覆顶,飞檐勾翘角,彰显肃穆古朴,距今600余载。第一世格尔底活佛的诞生地,是嘉绒地区(今四川马尔康一带)一个叫格尔底玛的地方,所以人们将第五世格尔底活佛修建在此的寺院称为格尔底寺,寺庙里一直供奉着五世格尔底活佛的肉身。

  俯视格尔底寺

  格尔底寺,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紧挨着一片片高山草甸,融身于大自然的环境之中,寺庙没有扎堆建造在一起,而是大都是独立的一座又一座,或是建在森林之中,或者建在半山腰上,或是坐落在山巅之上,参拜者想走完格尔底寺的所有寺庙,还真得费点力气。寺庙内轻烟缭绕,刹是肃然,大红墙寺庙之下是大片的草地,寺院的僧侣们闲暇时,会躺在草地上休息,绿色的草甸上处处可见大红袈裟,“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奇妙和谐画面。

  山坡上休息的僧侣

  赛赤寺,藏语含金色的宝座之意,就在格尔底寺对面的山峦间,算是位于甘肃境内。寺名由第一世活佛降参桑格所取,他出生在甘南(今碌曲县双岔乡),聪慧过人,德行高超,在西藏求学期间获得了佛学界授予的最高学位和荣誉——赤哇,俗称“赛赤”。故后人便将他主持修建在此的寺院就冠以“赛赤寺院”,意喻其高贵与荣耀无以伦比。

  赛赤寺庙,四周群山高耸、白云低垂、绿野匍匐、白塔雄伟,塔刹生辉,殿宇辉煌,那屋脊上的法轮、金鹿,在阳光下闪着禅光,石板铺就的之字形道路连系着僧舍和经堂,山岚翠柏褶就屏障,散发出若许淡淡的疏雾,凭添了几分高原灵境的静谧。

  赛赤寺的经堂在高台之上,猩红厚实门帘把门捂的严严密密的。里面的偌大经堂,密密麻麻的僧人们正在抑扬顿挫的念诵经文,做着早课。门口几位小沙陀,打坐蒲团,脸上泛着童稚般的红润,跟着老法师们,学着念经,腔调算是不差,但总感觉有一种“小和尚念经”的感觉,有口,却无心吧!

  念经堂入口

  绕过经堂,转上廊台,依柱凭栏,耳畔山风猎猎,摇曳着玛尼堆上深邃的经幡。淡淡的一抹阳光下,大片鎏金的殿宇,尽显出古朴轩昂的风采。远处,每一所大殿都以镀金为顶,层层叠叠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伴随着缠绕其间缭绕的白色云雾,美轮美奂,恍如踏入了天上佛境之域。

  离开赛赤寺下山之后,回头仰望,才发现历经沧桑的墙体,虽然多处破损斑驳,但是通体大块大块的黄色或红色的主色块,永远向人们的视觉发散着一股令人震撼地冲击力!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大朵大朵的云是郎木寺的标配,再加上流光溢彩的庙宇,远处的高山,森林,都让这里如画如诗般让人迷恋。

  僧侣练习吹奏大号

  整个郎木寺小镇,坐落在铺满青草的半坡上,民居与寺院浑然一体,完美融合。这里虽坐落在高山峡谷、地跨两省,生活着藏,回,汉三个少数民族居民,但看上去却十分和谐统一,恰似传说中的梵天净土。

  其实,在郎木寺,不管是民居还是寺院,处处都能看见仰月状的塔顶,和房顶上金光闪闪的火焰珠宝,连空气里,仿佛都弥漫着浓浓的神明气息。简单的宗教生活,几乎就是这里的全部日常生活。

  自古至今,潺潺溪水边居住的世世代代,一直都在通过各自不同的简单生活方式,传达出他们对信仰的一种执著....

  信仰,不仅在这里扎下了根。信仰,还源源不断地向外扩散、传播,使得许多人来此朝圣拜谒,冀望于此找到自己生活中缺失久矣的“信仰”!

  郎木寺一处内庭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