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南航新疆机务:“只为睡个安稳觉”的师父

http://www.cnair.com 2019-06-18 19:54:57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中国航空旅游网 www.cnair.com 新疆维修基地 通讯员 王宏亮报道)

  “彦超,一会儿32号有个短停你去做。”排班师傅话音刚落,就见靠在椅子上端着水杯还在休息的师傅扭头看向了排班白板,表盘上的分针一点点向目标位置进发着,他准备好短停工作单,习惯性的喊了一声:“宏亮,走。”

  这是我们之间最有默契的信号。

  我像往常一样背上工具包,立刻跟了上去。而这个人,就是我的师父。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无论是深色的皮肤,还是略微泛胖的脸蛋,看上去都让人觉得那么亲切。

  完成所有接机准备后,在机坪上等待飞机的这十几分钟,是我和师父聊的“最开心”的时刻:“昨天休息看手册了没?”“看了!”“刚上班,多看看工作程序手册。”“好。”然后空气就继续陷入了安静,但气氛却依旧融洽:我们一边关注着跑道头即将降落的飞机,一边默默地享受着这短暂的小憩。等到飞机落地后,师父总会微笑着看我一眼,我也心领神会,做好指挥飞机入位的准备。

  虽然大多时候我和师父的对话都比较简短,但每每谈及飞机方面的知识,他又像换了个人似的。我问师父飞机大翼翼根下方那个开口是干什么用的。师父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翻,然后让我摘掉手套,把手放在开口外面感受一下。我虽满脑子疑惑,但依旧按着师父的说法做了,我在开口外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吸引力。师父告诉我:“这是冲压空气的进气口,主要作用是吸进冷空气,用于与空调系统的热气进行热交换。在平时检查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保管好手套、帽子等随身物品,要不然被吸进去会特别麻烦。”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师父又微笑着补充道:“以前这个位置还吸进去过鸟呢”。师父的讲解多是以提问的方式,有问题先让我自己查阅各种资料,然后他进行补充讲解,最后举一反三,串联到别的系统原理,总是都能让我获益匪浅。

  后来车间专门挑出了年轻的技术骨干成立了“维修组”,主要负责航后飞机的拆换件工作。毫无疑问,我的师父凭借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出色的动手能力,成为了维修组的主力选手之一。

  一次夜班,航后工作结束后,在最后的回顾总结阶段,师父发现一个件号的主轮可能存在着不适合装机的风险,就是因为这个“可能”,我们在早上6点准备下夜班时,又重新借工具,充轮胎,又开车跑到远机位,准备换那个“可能”的主轮。“这次你来换,我在旁边看着”,师父说道。虽然我已经学习了很多遍换轮的工艺,也看着师父换过很多个轮子,但当师父真的让我自己动手换时,心里却莫名的紧张。“我可能会换的很慢”,我试着拒绝师父。“没事,反正都这个时间点了,不在乎那几分钟。”望着师父毋庸置疑的眼神,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紧张消除了我所有的疲惫感,我认真听着师父在耳边一句句耐心的提醒,严格参照工卡的具体内容,依据主轮的拆装顺寻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虽然慢,但一切都还算顺利。到了最后打保险阶段,我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慢慢放松下来了,甚至有一丝解脱的感觉。突然,保险丝被我拧断了!我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师父,他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只是笑着对我说:“我不是这么给你教的吧”。随后,师父说明了保险为什么会断的原因,又很耐心地手把手给我教了一遍打保险。等到整个轮子换完,工作现场清理完毕后,我看着自己亲手换的“那个”轮子,自豪感油然而生。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回下班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虽然,后来证实“那个”轮子不存在任何的装机使用风险。但就像师父说的,那次下夜班回家,真睡的特别香。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师父在教我专业知识的同时,也让我学会了思考,更让我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世界上最近的距离是手到嘴,最远的距离是说到做。平凡的我也会因付出与热爱,有一刻变得不普通!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