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一万多只天鹅来了——专访河南三门峡市委书记杨树平

http://www.cnair.com 2015-06-17 16:27:55 来源:中国网

  现在我们提出“挖金矿挖银矿,不如挖脑矿”,脑矿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高雪梅/河南三门峡报道

  在十年前,河南三门峡市是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烟囱林立、生态恶化。十年后,这个城市的名片已改为 “天鹅之城”。《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近日专访了三门峡市委书记杨树平。

  告别“吃山”的路径依赖

  《瞭望东方周刊》:三门峡市现在被称作“天鹅之城”,每年会飞来上万只白天鹅,对这些特殊的“空中来客”,你们有什么“待客之道”?

  杨树平:天鹅对环境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2008年我在这儿当市长第一年,身处城区的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才30多只,后来越来越多,变成几百只、几千只。2014年,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这一带有6000多只,整个三门峡库区达到一万多只。天鹅可以说是我们生态变化的见证者。

  2008年开始,我们给天鹅喂食,一年买十万吨玉米,现在已经投入了上百万元。我们有1万多亩的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有专门的白天鹅保护队,又给它吃“商品粮”,你想它能不来?

  我们先后关闭了800多家小冶炼厂、小电厂,采掘业和粗加工业在工业占比中下降了12.7%,而高新产业上升了11.3%,这十几个点的变化不容易,也最有说服力。

  《瞭望东方周刊》:你能谈谈当初三门峡“十大污染城市”的帽子是怎样戴上的吗?

  杨树平:三门峡建市以后,依托丰富的黄(黄金)、白(铝)、黑(煤炭)等资源优势发展工业,初步奠定了城市的经济基础。

  三门峡黄金储量、产量均居全国第二位,主产地在灵宝。灵宝采金曾经是“金多气粗”,品位比较低、一吨矿石含金不足十克的都瞧不上,扔了。这是什么概念?今天一吨矿石含三克金都要采,你想过去造成的浪费有多大。

  守着资源有饭吃,和大多数资源型城市一样,三门峡的产业结构围着资源打转,工业一业独大,占经济比重近70%,其中初级加工又占到工业的70%。处于产业链前端和价值链低端的产业结构,发展模式注定陷入粗放式扩张的路径依赖,不停地找矿、采矿与冶炼,遍地冒烟,环境能好吗?

  这造成了2003年三门峡成为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

  《瞭望东方周刊》:从什么时候起三门峡开始告别“吃山”的发展路径依赖?

  杨树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资源型产业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可以说是灭顶之灾。当时,三门峡的氧化铝由6000元一吨一下子跌到每吨1600元;电解铜从8万元一吨跌到不足2万元,成倍往下降;还有炼金的副产品硫酸,卖不出去了,工业增加值一度出现负增长。

  不过,也要感谢那次危机,在我们资源尚未枯竭之前,从沉迷了几十年的靠山吃山发展方式中惊醒过来。

  当时,我们算了一笔账,三门峡的黄金、铝矾土、煤炭保有储量分别仅剩102.2吨、1.78亿吨和10.7亿吨,可供开采年限分别不超过5年、9年和20年。

  不仅如此,正在迈入小康的三门峡人,越来越难以忍受自己生活的城市处处冒烟、矿粉飞扬,渴盼更多的蓝天白云。

  现实摆在这儿,要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跳出资源陷阱,摆脱路径依赖,加快转型发展,早转早主动,晚转就被动,不转没出路。

  坚决跨过“旧三门”

  《瞭望东方周刊》:可不可以这么说,三门峡必须跨过资源依赖之门、粗放发展之门和生态恶化之门这三道门?

  杨树平:的确如此。为此,我们坚持一手抓经济转型、一手抓生态建设,而且是两手抓、两手硬。

  为告别资源依赖的发展模式,2010年初,我们初步形成了现在的发展模式,强力推进大通关、大交通、大商贸、大旅游和高新产业发展的“四大一高”战略。

  主攻方向是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高新产业规模化”,把产业集聚区建设成为转型发展示范区。

  黄金、铝工业、煤化工、装备制造和新材料,是我们重点打造的五大千亿元级产业集群,我们力争5~8年内,这五大千亿元级产业集群的年销售总收入由目前的2800亿元增加到7600亿元以上,成为带动和支撑三门峡转型发展的核心增长极。

  《瞭望东方周刊》:三门峡一不靠海,二不沿边,“四大一高”战略中为什么首先提到大通关呢?

  杨树平:之所以把大通关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大通关将带来大开放,没有开放,没有改革,就没有发展的生机和活力。

  通关不仅解决了发展问题,还解决了人的思想观念问题。现在我们提出“挖金矿挖银矿,不如挖脑矿”,脑矿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我们建成了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国际铝及铝制品检验中心三大通关机构,以此为标志,三门峡这个内陆城市发展步入新天地。

  比如说,我们的食用菌出口,2015年第一季度就增长了8倍;骏通车辆成功打入俄罗斯、南非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专用车市场;灵宝黄金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项目换股份,获得吉尔吉斯斯坦某金矿部分股权。

  《瞭望东方周刊》:高新产业每个城市都在争取,三门峡底子比较薄弱,也没有高校聚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杨树平:2015年5月18日,随着河南科技大学应用工程学院的成立,三门峡才告别没有一所本科院校的历史,同时三门峡的国家级研究机构几乎没有,怎么办?

  我们另辟蹊径,依托企业设立了15个院士工作站,在全省名列第一位,带来的好处就是迅速实现了高新技术或者叫科研成果的产业化。

  比如说,速达电动汽车公司自主研发出我省第一辆纯电动轿车,只需耗电10度就能跑100公里,最高时速能到150公里。

  很少有人知道,神舟系列和天宫一号关键电子设备的镀金材料会来自三门峡,传统镀金都要排放剧毒氰化物,恒生科技公司破解了这一世界性难题,他们的清洁镀金技术被列入国家循环经济发展目录。

  目前,我们建成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34家,从事高新技术领域生产的企业有136家。科技进步对三门峡的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3.9%,高于全国8.7个百分点。

  小鸡拴到门槛,两面叨食

  《瞭望东方周刊》:当前,众多城市都在对接“一带一路”战略,都想成为节点城市,三门峡也提出要打造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凭什么?

  杨树平:三门峡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崤函古道”是至今保留的唯一一条“道路”遗迹,已被列入“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

  实施“大交通”战略以来,三门峡境内的陇海铁路、郑西高铁以及蒙西华中铁路、规划之中的三门峡—禹州—亳州—洋口港铁路等构成的“三纵五横”大交通格局,可以说是呼之欲出。

  三门峡地处中原经济区、关中——天水经济区、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以及豫晋陕黄河金三角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等多个政策交汇区。其中,黄河金三角地区2014年地区生产总值超过5000亿元,金矿、镁矿储量居全国第二位,苹果产量、浓缩果汁产能分别占全国的25%和75%。而三门峡的人均生产总值位居全省第3位,是黄河金三角其他三市平均水平的2倍多。

  所以,无论是开放格局、交通基础、区位优势,还是发展的前景、未来的潜力,三门峡与黄河金三角地区一道,完全可以在郑州、西安之间,崛起为 “一带一路”名副其实的重要节点。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借力两头,“小鸡拴到门槛,两面叨食”。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在打造“一带一路”节点城市方面,有什么进展?

  杨树平:节点不节点,不在喊而在做。

  我们围绕“大通关”和“大交通”做文章,申建保税区和铁路开放口岸,设立郑新欧国际班列三门峡停靠站。

  如果没有海关商检等通关机构,怎么对接“一带一路”?一带而过,根本落不了地。现在我们有海关商检,完全有资格、有基础融入到“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

  在产业融入方面,我们依托中金集团黄金产业园项目,利用国际国内金矿资源,力争建设全球最大的黄金综合加工中心。项目全部建成后,三门峡的黄金产业年销售收入将达到2700亿元。

  另外,国际黄河文化旅游节和中国特色商品博览交易会是三门峡的金字招牌,我们要继续把三门峡打造成面向“一带一路”的旅游目的地和会展中心城市,把中原文化、中华文化推向世界,把其他国家的先进文化引入中原、引入黄河金三角、引入三门峡。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